我的位置:首页 > 关于我们 > 媒体报道

解放日报:一场“压力测试”背后的全球影响力,上海清算所填补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关键一环

 

    导语:从危机后上海清算所应运而生,到CCP12落户上海,这里的人们与全球其他金融中心同步,探寻着金融创新和金融风险在天平两端的微妙平衡。

 

    距离外滩钟楼几步之遥的一栋米黄色小洋楼里,最近,一支金融业的“多国部队”正在设计一套“压力测试”国际标准。他们汇总全球各大金融市场发生危机时汇率、利率、信用等金融衍生品剧烈波动的历史规律,再加以调整,模拟一场更可怕的金融危机,测试分析今天的全球金融市场能否承受得住。
    忙着压力测试的“多国部队”,全称叫全球中央对手方协会,简称CCP12,它的对面,就是次贷危机后成立的上海清算所。去年8月,在上海清算所的大力推动下,这一全球金融领域的重要组织落户上海。
    “次贷危机以后,在全球金融业反思、总结的过程中,上海金融中心建设的理念也在发生深刻变化。”上海市金融办相关负责人介绍,从危机后上海清算所应运而生,到CCP12落户上海,这里的人们与全球其他金融中心同步,探寻着金融创新和金融风险在天平两端的微妙平衡。
    而在此过程中,上海金融中心,与全球市场有了更多的关联,产生出更令人瞩目的“全球影响力”。
 
    从无到有的改变
    不管是上海清算所,还是CCP12,核心业务叫“中央对手清算”。对公众来说,这个概念颇为“神秘”。然而,在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过程中,尤其在近年来,它却是颇为关键的一环。
    “这件事,看上去普通人很难弄明白,但实际上它和老百姓的钱袋子密切相关。”上海清算所业务负责人介绍,如今人们普遍购买银行理财产品,而这些产品的资金绝大多数投资在银行间的同业市场,包括债券、外汇、利率等产品,极少用于股票等权益投资。国内市场上近万家券商、保险公司等投资机构是其中最主要的操盘手,其规模占中国金融资产规模越90%。因此,如果这个市场发生系统性风险,将影响到广大普通投资者的切身利益。
    “2008年雷曼兄弟破产,一夜间,次贷危机从华尔街向全球金融市场蔓延,而在极短时间内,伦敦清算所凭借其高效运行机制,迅速处置未平仓头寸,有效地避免损失并阻截了冲击。”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执行院长张春介绍,当时雷曼兄弟尚未纳入中央对手清算机制的720亿美元信用违约互换(即当时千夫所指的CDS)未平仓头寸,最终给其他市场主体带来约52亿美元的净损失。
    像伦敦清算所、上海清算所这样的机构,就被称为“中央对手清算机构”,指的是金融同业机构互相交易时,作为买方的卖方、卖方的买方并担保履约的第三方平台。
    次贷危机之后,以伦敦清算所为代表的“中央对手清算”机制,引起全球金融业的空前关注。在此背景下,2009年上海清算所成立,从无到有,建立了中国场外金融市场的清算系统,填补了上海国际金融中心一块关键性的空白。
    “次贷危机前美国缺乏中央对手清算机制,清算掌握在几大大投行手里,因此市场参与者一叶障目,看不到笼罩在整体市场上的风险阴云。”张春说。
    经过初期数年的基础性工作后,近五年来,上海清算所走上了快速发展的道路。在白手起家的背景下,上海清算所迅速建成了我国场外金融市场的中央对手清算服务体系,覆盖利率、汇率、债券、大宗商品等17项中央对手清算业务;还建成全国主要的公司信用债登记托管结算中心,覆盖公司信用债、货币市场工具和结构性产品等,为同业存单、短期融资券、中期票据等16种产品提供登记托管和清算结算服务。作为危机后重点发展并取得突出成果的中央对手清算机构代表,上海清算所在较短时间内成为国际清算行业的重要一员。
    “有了上海清算所之后,过去金融机构与机构之间私下、两两就能完成的场外交易,如今都在统一平台上进行,这是国内金融市场近年来一个重要变化。”张春说。
    时至今日,对包括上海在内的全球金融中心从业者来说,当时惊心动魄还历历在目。这几年来,上海国际金融中心日新月异,人们看得见的,是各类交易市场建立、交易量的突飞猛进、创新金融产品层出不穷。而在“大”和“快”的背后,类似上海清算所这样的机构成立,代表着金融中心基础设施的完善。“长期以来,对比全球,上海金融中心不缺规模,最缺的,是这类基础,它们是更重要的核心竞争力。”金融领域资深研究专家李迅雷指出。
 
    连接全球的影响力
    近年来,上海清算所的快速发展,并不是关起门来,而是积极拉进来,走出去。去年,作为全球中央对手方协会(CCP12)的一员,上海清算所全力推动了CCP12这一具有重要影响的国际组织在上海落户。
    “全球中央对手方协会落户中国,其重要性意义不容低估。可以不夸张地说,它相当于亚投行、新开发银行这类重量级的国际性顶尖金融机构入驻。”上海清算所董事长许臻表示。
    CCP12即最初12个各国中央对手清算机构组成的非官方组织,如今成员已达35家。次贷危机中,凡是建立中央对手清算机制的金融市场都没有受到严重冲击。这使得CCP12名声大噪,近年来,全球各大金融监管机构与国际金融监管组织与CCP12紧密合作,该协会越来越多参与到全球金融市场的标准构建、运行治理之中。
    CCP12早在2001年就已成立,2013年5月,上海清算所正式加入CCP12。虽然加入其中才不到4年,但由于中国金融市场的影响力和其自身的快速发展,上海清算所成为CCP12中最为耀眼的“新星”。
    去年6月,CCP12注册落户中国上海;今年1月,该协会法人实体正式在上海开业运营。在上海的积极推动下,CCP12从注册到运行的过程很快,但“花落上海”的经过,却充满艰辛。
    在争取CCP12落户的过程中,布鲁塞尔、迪拜、伦敦等国际金融中心城市也先后伸出橄榄枝。新老劲旅频频发力,各显神通,一场充斥着曲折与变数的角逐就此展开。在上海市政府全力支持下,作为“东道主”的上海清算所,累计派出20多个团组、近80人次展开多轮营销,累计行程绕地球超过36圈。
    “相较于伦敦,当时上海清算所不是CCP12执委,是我们最大的劣势之一。”上海清算所副总经理沈伟介绍,2015年5月CCP12圣保罗全体会员大会上,成立不足六年、加入协会近两年的上海清算所高票当选执委会成员,进入CCP12决策层,为继续争取CCP12落户上海提供了有力抓手。
    在业内专家看来,CCP12落户上海,最根本原因还是中国经济的持续增长、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加快以及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影响力不断增强。
    过去五年中,金融业成为拉动上海经济增长的重要力量,上海还初步形成了全球性人民币产品创新、交易、定价和清算中心。这些,都增强了上海对国际金融组织的吸引力。
    专家指出,CCP12落户后,对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具有重要的推动作用,将有助于国际专业人才和技术等资源进一步在上海聚集,促进在沪国际金融机构体系进一步完善。同时,CCP12可与亚投行、新开发银行等国际组织一样,在其相关国际金融事务中更好地发挥主导作用,有效提升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发展的能级。
    “通过邀请CCP12落户的经历,我们意识到,上海金融中心要影响全球,首先自己必须敢于走出去。”沈伟表示,近年来,上海清算所在自身发展中也始终以国际化为基础,2016年5月,上海清算所获得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(CFTC)不行动函,可以立即向美国机构提供中央对手清算服务。目前,上海清算所还与加拿大TMX集团、俄罗斯国家结算存管局、伦敦证券交易所集团和伦敦清算所集团等签署合作备忘录,实现信息有效沟通和分享,积极扩展合作的深度和广度。
    在国际范围内,上海清算所已经拿到了不少“第一”,这也是上海金融中心创新实力的写照。比如,针对G20主要经济体尚未纳入中央对手清算的外汇期权,上海清算所已经在2016年8月向市场推出,成为全球首家推出可交割外汇期权中央对手清算服务的清算机构;在新兴金融领域,2016年12月,上海清算所率先推出上海碳配额远期中央对手清算业务,成为我国首个碳排放衍生品清算业务,实现了与国际领域的同步。
    未来,上海清算所将继续深化升级“国际化”战略布局,不断提升自身在全球中央对手方协会、国际资本市场协会、亚太中央托管组织等多边平台的行业领导作用,注重双边合作,提升金融软实力,助力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。

 

链接:http://www.jfdaily.com/news/detail?id=50029